「杀——」巴桑骑着胯下心爱的蒙古飞快冲到一个瘦弱男子跟前, 这人明显已经被吓傻了其他汉人都在撒丫子转身狂逃, 而他居然傻站着一动不动巴桑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最好的靶子一刀就把他的脑袋斩了下来。 无头尸体的脖腔里喷出一尺多高的鲜血, 难以想像这么个瘦鬼身子里居然还有这么多血溅了他一脸 巴桑抹了抹脸上的血骂了一句「死汉狗」又继续狂追逃命的汉人难民。 做为一个蒙古军户之后巴桑从小就学习骑马射箭, 对付这种手无手铁的汉人难民简直就是如入无人之境 当手中的钢刀斩下第十一颗人头时他觉得不过瘾。 汉人开始四散奔逃了,用刀杀不了多少, 他取下背后的铁胎弓开始施展骑射。 一箭破头!一个汉人老者倒在血泊之中。 又是一血穿心,一个汉人妇人惨叫倒地,巴桑越来越兴奋了, 眼见地上一个幼童正跪在地上惨叫他策马直冲上去准备用马蹄活活踩死他。 然而一枝细针直刺入巴桑的眉心,这个杀人如麻的凶残蒙古骑兵连杀他的人是谁都不清楚就倒撞下马死得不能再死了。 巴桑身亡并没引起蒙古骑兵们的注意,毕竟再好的骑手也有失手坠马的时刻, 自己学艺不精也怨不得人他们仍旧沉浸在斩杀汉人难民的快感之中。 而一道白影正在施展绝世轻功不断射防一枝枝细针, 这针上喂了剧毒且每针皆中蒙古骑兵眉心要害 令他们身上的铁甲也未发挥出任何用处。 一个下马抢掠财物的蒙古骑兵冲进一座竹棚中, 见几个汉人席地而坐竟没人逃跑想是吓傻了, 他大笑着朝着居中一个大汉一刀斩去。 钢刀斩在对方的脑门上竟如斩中钢甲一般弹起, 而那大汉额上竟浮现出几处灰色的鳞片那大汉嘴角一咧竟直裂开至耳边, 双眼更是如酒杯般突出宛若鱼眼。 蒙古骑兵大惊道: 「你——你是什么怪物?我是长生天的子民, 我―――我不怕——啊——。 」那鱼脸大汉竟是用空手一掏便直插入蒙古骑兵的胸腔, 五指撕裂铁甲宛如撕纸片般容易然后一把将对方仍旧跳动着的热乎乎的心脏挖了出来。 他张开大嘴啃咬一口,那血腥味道让他感到无比兴奋, 而身旁几人也双眼发红甚是羡慕之状。 「闻到血味都忍不住了?别急,外面起码要死几百人, 到时到还没凉的尸体上食些心脏内脏即可」鱼脸大汉一边吃一边道。 「小心,有人偷袭——那女子在用暗器」此时那年青道士已然发现有个罩着斗笠面纱的白衣女子正不断射出暗器射杀蒙古骑兵忙高声大喝提醒那些沉浸在杀戮中的蒙古骑兵注意。 而那胖大喇嘛却是浑然不管战场上的情况, 抓住一个美貌妇人直接拉到草丛中剥去衣裤就行那禽兽之事。 「哈哈哈哈——好爽——你这母狗平时被干过很多次吧?那里这么宽, 汁还特多」喇嘛在一丝不挂的美貌妇人身上疯狂抽插着 他的疯狂大笑声和妇人的惨叫声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 那些蒙古骑兵竟像是受了他疯狂行径的影响也一个个抓起汉人女子要就地奸淫 全无半点军人的尊严了。 「畜生」白衣女子手一抖一道飞针直射向那喇嘛的后脑, 但那喇嘛反应极快竟抄起地上那无辜女子一挡 可怜这女子被飞针洞穿额头当场丧命。 「你这恶僧该死——」白衣女子好心救人却反误杀无辜, 饶是她平日里性格冷漠但这回也被彻底激怒了 拔出腰间两柄长剑直冲喇嘛杀来。 「喂,长生天的好汉们,这贱人可杀了你们不少兄弟, 难道你们要看着她来杀我这大元国师的三弟子狮心佛爷吗?」那喇嘛竟毫不在意将已死的妇人往地上一推就地奸起尸来了。 「杀——保护狮心佛爷」一众蒙古骑兵纷纷策马抡刀射箭直冲向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也是被这帮禽兽彻底激怒双手剑如闪电般刺出, 几乎每一剑下去都就能刺杀一人她的剑法宛如水银泄地, 总能在刀山箭雨中找到破绽一剑得手而她的轻功更是独步当世, 人的眼中只能看到一条白影在快速穿来插去。 片刻间一众蒙古骑兵已经被斩杀大半,然而他们竟像是疯了般全然不知死活, 饶是这白衣女子内力深厚只比当世五绝稍逊一筹也感到有些气喘了。 「师父——,我来帮你」此时那少年左剑清亦拔出一柄长剑杀上, 他的武功不高勉强只算三流但是对付三四个蒙古兵还凑合 加上从背后下手居然也连续刺倒几人。 「住手——」此时那年青道士一甩手中拂尘荡开白衣女子的右手剑道: 「阁下可是神雕大侠杨过的夫人小龙女?在下百损道人与你们无冤无仇, 只望大家各退一步就此作罢如何?」「放屁—— 这婆娘杀了我们这么多人怎么能放过他?百损 你莫不是这帮宋人的奸细吧?还不快给我上擒下这婆娘我操完后就给你操——」狮心此时已经抓了另一汉人女子就地奸淫大吼道。 「哼,该杀——」小龙女也不多话双手剑再度施展玉女素心剑和全真剑法双剑合壁, 她自小修练玉女心经已趋大成再加上兼修九阴真经, 与杨过重逢后服食神雕抓杀的萨斯风蛇的蛇胆令内力又更进一层 比之古墓派创始人林朝英当年巅峰时期亦相差仿佛 就算当年身具十层龙象功的金轮法王亦难抵挡。 百损武功虽高但终究内力不及她,手中拂尘更是远不及双剑合壁的凌厉剑势被逼得节节败退。 「嚓嚓——」百损身上已经连中数剑鲜血喷溅而出, 他心知自己不是小龙女的对手一咬牙勐的将拂尘绞住双剑, 他的拂尘是用金丝银线所制锁拿兵器乃是一绝 但要锁小龙女的剑却顶多只有一刻他抓紧时机运起自己所创的独门掌法「玄冥神掌」直噼向小龙女的右肋。 小龙女只感右侧一股极强的阴寒劲道噼来, 她心知这招甚是厉害忙准备施展轻功向左躲闪, 却不料一股劲风袭来却是那喇嘛将一具尸体直向她抛来阻她退势。 小龙女闪躲不得唯有一手放开剑右掌对上百损攻来的一掌, 二人掌力一触百损一口鲜血喷出倒飞出数丈外连拂尘都不要就施展轻功亡命而逃。 小龙女亦感一掌麻木发冷几乎无力捏紧, 心知对方掌力阴毒以她的功力只需一柱香就能驱除寒气, 但这段时间里双剑合壁就难以施展了。 「唉,我的好兄弟死的死逃的逃,佛爷如今也只好自己动手了, 婆娘你现在叉开腿让佛爷干个开心我就留你个全尸」狮心淫笑着从已经被他活活干死的女子身上起来, 竟连衣裤都不穿就赤身裸体朝小龙女大步走来。 「无耻——」小龙女怎肯看这恶心的身体, 只能用一手掩眼一脚踢起地上一柄钢刀直射向狮心。 狮心竟是不躲不闪,钢刀正中他的心口可是竟刺之不入, 他心口中刀处竟呈现一片漆黑之色诡异至极。 这淫僧的硬功好生了得!小龙女心中一惊, 她刚才这一脚用了七成功力换成是寻常的铁布衫金钟罩也要被一刀踢穿, 就算挡得住也要受内伤。 可这淫僧竟浑然无事,八师巴的徒弟已然如此了得那更别说他本人了, 过儿他此去襄阳相助郭大侠恐怕――――。 一想到丈夫会有危险小龙女心中更急,也不管是否会看到狮心的丑恶下体, 左手剑施展玉女素心剑右手则抓着另一剑运功施寒, 她剑出如电瞬间便连刺五剑。 喉间,心口,右肋,小腹,肚脐,一眨眼间狮心五处要害被刺, 这都是硬功高手最易破罩之处加上她用上了十成功力, 然而结果是五剑全被弹开她只感觉自己的长剑像是刺中了一件古怪至极弹性十足的铠甲, 反震力让她手腕发麻。 「来啊,婆娘你下手这么轻是对佛爷动情了?别担心, 佛爷等会会好好痛爱你的」狮心淫笑着大张着嘴 那条舌头突然间竟吐出三尺多长卷住小龙女面前斗笠的面纱一撕。 「嘶啦——」小龙女戴的斗笠顿时被长舌扯掉露出绝色玉容, 虽然已经年过四十但她修练的内功令她看上去仍旧只有二十岁出头的样子 当真是国色天香的绝色美人!「哇这下发了, 你这婆娘长得不错佛爷干过的美女里你排得进前十了, 佛爷的小和尚都忍不住了——」狮心看到小龙女的真容后显得异常兴奋 他的嘴角一直咧到耳根后露出一排如匕首般锋利的牙齿 胯间黑乎乎腥臭的肉棒更是一挺竟变长为七尺长的肉鞭朝小龙女脸上扫来。 「啊——」小龙女活了四十多年哪里见过这等诡异恶心之事, 好在她在惊惧之余仍及时施展一个铁板桥避开这恐怖肉鞭的一扫 劲风从面颊前扑面而过那腥臭的味道简直闻之欲呕, 但脸上仍旧被肉鞭上的秽液沾上一些。 小龙女又羞又怒,她本就有洁癖,当年曾被全真教弟子尹志平骗奸失身令她身心蒙受极大伤害, 哪怕后来与杨过成婚相隔十六年后重逢对行夫妻房事仍有本能上的抗拒 所以杨过与她行房都是在黑暗之中从不让她产生不适的痛苦回忆。 如今这变态淫僧竟在她面前露体还展现出如此变态恶心的诡异行径更是让她有种要吐的感觉, 只感脑中有种痛楚在不断蔓延内息也变得混乱, 内心更是产生一种强烈的恐惧。 「师父,你没事吧?死淫僧你——」左剑清眼见自己心中的女神竟被个裸体淫僧羞辱不禁大怒也不管自己身手不行就冲上前, 然而只是和狮心一对视就吓得浑身发抖几乎无法站稳。 这就像是一只小老鼠看到一只老虎的感觉, 那慑人的恐惧气息不断侵蚀他本就胆子不大的心灵让他恐惧到缩成一团抽搐尖叫着 脑子里像是有一千只蚂蚁在啃咬着他的胯间迅速湿润起来, 淡黄色的尿水自裤裆间不断淌下来。 「剑清——」小龙女眼见徒弟倒地料想是中了这淫僧的毒手, 却不知是用了毒还是九阴真经中的慑魂大法?小龙女自然也修练过慑魂大法 但是直觉告诉她绝不能对这淫僧用这招对方表现出异常的精神力恐怕直接会让慑魂大法反噬自己, 到时自己可就真的毫无还手之力了。 「婆娘你怎么不凶了?倒是继续刺我呀, 佛爷我的小和尚都随便让你斩个痛快——」狮心狂笑着胯间肉鞭竟化为长尺肉棒直朝小龙女刺来 那暗红色的龟头宛若一个大汉的拳头更可怕的是龟头马眼上竟似长着一圈锋利的细牙!而被他强奸的女子下身都开了个碗口大的血肉, 体内的肠肝心都器官都不翼而飞!「杀——」小龙女强忍浑身的不适和头部的疼痛 右手已经恢复了知觉双剑交叉狂斩在肉棒之上, 但是却被双双弹开!这双剑可是淑女君子剑是真正削铁如泥的神兵利器, 可是竟连这淫僧的肉棒皮都斩不开一丝!小龙女头一次心中涌现绝望 对方跟本就不是一个人!他就是个妖魔自己怎么可能打赢这样的对手?过儿又怎么可能赢得了这样的对手!她内心战栗几乎让她想放弃手中的双剑屈从对方。 不行,不能放弃,小龙女的意志力仍旧非常坚定, 她勐的一拧身施展绝世轻功冲到狮心面前双剑一剑刺他右眼 一剑直插入他的口中。 刺右眼的一剑被狮心闭上的眼皮给挡住了, 但是刺向他口中的一剑却成功了她感到长剑刺中实物的感觉不禁心中一定, 就算武功再高口腔这等柔软之物被君子剑这样的利器捅入也是返魂乏术了。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她心胆俱裂,狮心竟用牙齿在啃咬着君子剑, 这把削铁如泥的神兵竟被他用牙齿咬得弯成个弧形!然后一松口 君子剑直弹出数丈外插入滩地间。 「啊啊——」小龙女相信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她只盼快从这恶梦中醒来戴着金丝手套的双手疯狂插向狮心的双耳, 可惜这次狮心没再浪费时间戏耍她了那可怕的肉鞭像蟒蛇般将她上半身牢牢缠住, 她甚至能听到自己骨胳的痛苦呻吟。 「放开我——放开我——」小龙女被肉鞭卷至半空中, 那可怕的龟头正对着她的脸马眼上锋利的牙齿在刮动着, 腥臭味让她几乎陷入疯狂她双手未被捆绑只能紧抓住那可怕龟头用力想抓爆这淫物, 可是龟头坚韧无比哪里掐得进分毫甚至用力掐的结果是令龟头马眼中喷出股子淫液溅了她一脸, 那腥臭味几乎要让她昏过去手中已经无剑她唯有用仍自由的双脚狠踢狮心的头脸。 「嘭嘭嘭——」狮心头脸上被小龙女连连重踢却是毫发无伤, 他不躲不闪享受着被两只穿着小牛皮靴子的纤足蹬踢的感觉 突然间他大嘴一张咬住小龙女踢来的右脚锋利的牙齿穿透靴面和靴底的牛皮嵌入肌肤中, 口舌感受着小牛皮靴子里仍旧在奋力挣动着的足趾 却又不用力咬伤它。 「啊啊——淫僧——啊啊啊——」小龙女抽力想把脚抽回可哪里抽得动, 而狮心口中的长舌竟又伸出掀起她的长裙舔动着她的裤裆间那鼓起的宝地 小龙女急忙伸下一手护住裆部同时不断用九阴神爪狠抓那长舌 可是舌头滑腻无比也是刀枪不入又岂会怕戴着金丝手套的九阴神爪?小龙女的抵抗只是让狮心更加增进了趣味性 他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在小龙女的脚上这小牛皮靴子是棕色的材质甚佳, 靴筒束着她的裤腿至她小腿上端勾勒出她修长性感的美腿 原本小龙女出门一直是穿白色绣鞋的但杨过担心她磨伤脚特意给她买了双舒适的小牛皮靴子, 且在打斗中她跃高跃底时绣鞋容易脱落换成紧束裤腿的长靴就不用担心了。 可惜这些在宛若妖魔的狮心面前毫无用处, 他只要一口就能把这只可爱的脚丫咬下半个来 但是这就没意思了玩弄这个漂亮的低等生物让他很开心。 舌头突然改变了方向直钻进紧贴小腿的靴筒之中, 将靴筒扯至脚踝处露出里面松开的裤腿白袜和晶莹的足踝 长舌飞快的在靴子和玉足足底之间飞快摩擦着。 「哈哈哈——啊哈哈哈」足底的奇痒让尖叫的小龙女转眼间开始失控般狂笑, 杨过小时候在练功时就故意装失手抓住她的赤足不放 她那时就感到又羞又恼但仍不忍惩罚他。 她其实从小脚底就最怕痒,昔日师姐李莫愁就曾经常搔她脚底戏弄她。 此时脚底就像是有无数蚁虫在爬动,当真是痒得她浑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真是好味啊,让我尝尝你洞里是什么味道, 狮心淫笑着将长舌一转直插入小龙女的裤腿然后闪电般顺着裤管一路向上 此时小龙女笑得前仰后合哪里还有精力护裆结果长舌从她亵裤一侧滑入直贯入她的蟠桃缝中。 「啊啊啊——不不不要——求你——拔出来——」胯间异物入体让小龙女一下子清醒过来, 她不知侵犯自己的是狮心的舌头以来是肉棒插进来了, 那种被强奸的极度耻辱感又袭来令她几乎歇斯底里 她双手紧抓住在她裤子里抽插的舌头想把它拔出来。 可惜这舌头的力道哪是她能拔得动的?独心感到舌头钻进一个温暖又紧密的肉穴中, 他转动着舌头让它快速深入其中直顶住这绝色美妇的花蕊开始钻动着。 「呜呜呜——求你——求——不要——不要停——」小龙女只感胯间的疼痛迅速转化为极度的快感, 那刺激的快意直接刺激着她的大脑皮层这致命的快感跟本不是人能够拒绝的, 她内心不敢想像自己竟会如此淫荡竟会如此不堪的接受这怪物的侵犯。 可惜现实就是她拒绝不了,哪怕世上再坚贞的女子都不可能熬得过去。 独心已经松开了口,用他的肉鞭把小龙女吊在空中, 用他的长舌施展舌奸尽情玩弄着陷入淫欲无法自拔的小龙女 她只能在空中疯狂踩动着双脚难以渲泻下身的快感 那红精致的俏脸已经是双眼翻白螓首乱抖可爱的香舌吐出唾液顺着嘴角不断淌下来, 分明是一副欲求难忍的荡妇之态。 「师父——师父——」趴在远处的左剑清此时已经缓过神来, 可是看着小龙女被这妖魔这般凌辱却也是没胆子上前相救 而这诡异香艳的景象更是刺激得他一手捏住裆部自渎起来。 不远处的竹棚中,那几条大汉吞食人心后身体都开始异变, 双眼突出浑身长出灰白色的鳞片后颈更是呈现出鱼鳃, 为首的王香主道: 「准备好乘这家伙不备我们一起出手, 一定要将祭品抢到手。 」同时远在三里外的一处土坡上,几个异域人打扮的波斯人亦紧盯着渡口, 为首的波斯人手中竟浮现出一个燃烧着的火球 似乎蕴含着无穷的高热。 在淮西的数条大船上满载着来自五湖四海的江湖英雄好汉, 他们都是受郭靖的感召前来报家卫国的而船首站立的是个浓眉大眼二十多岁的年青人, 太阳穴高高鼓起甚是高大健壮正是郭靖之子郭破虏, 他年纪虽轻但已得父亲真传一身九阴易筋锻骨篇心法已经有所大成, 加上一手降龙十八掌还通晓一阳指 兰花拂穴手等江湖绝技 在年青一辈少侠中可算数一数二的人物这次他自荐离开襄阳和点苍渔隐樵将军等人替父亲迎接各地的抗元义士再由海蛟帮帮主之妹海珍珠载运他们去襄阳抗元。 此时他正焦急看着淮河河面,担心途中会碰上元军战船拦截, 而樵将军却更注意船上海蛟帮帮众只感觉这些人处处透着股邪异的感觉, 多年江湖经验让他觉察这帮人绝非善类他甚至看到不少帮众不吃米饭竟直接将捕上来活鱼塞到嘴里啃咬吞吃, 吃得满脸都是血却还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让他感到不寒而栗。 「贤侄你要小心啊,这帮海蛟帮的人可是名声一向不佳, 沿海贩私盐走私海盗的营生一直听说都是他们在后面撑腰 甚至还听说他们干贩卖人口的勾当每年将内地大量流民装船运往海外, 这良心真是从里到外都黑到家了那帮主海蛟更是凶狠暴戾杀人如麻, 他那妹子横看竖看也不像个好人等会停船休息时我们还是上岸休息, 别着了他们的道」樵将军对郭破虏道。 「最啊,我见过使船的挂旗从没见旗上居然绣只章鱼的?这章鱼可太邪气了, 看着让人发毛啊小心这帮家伙被鞑子收买了」一旁的点苍渔隐也劝道。 「这,毕竟这一路上海姑娘对我们也颇为照顾, 我们背地里说她不太好吧」郭破虏迟疑道。 「我爱潜水」此时海蛟帮一个胸口绣着乌贼图案的胖子嘟囔着手里拿着个酒坛摇摇晃晃从甲板上走过, 而两个明艳少女从他身边擦身而过都捂着鼻子皱眉。 「真是臭死了,一身鱼腥味,这帮人就不洗澡吗」左边女子二十岁出头个头较高细眉明眸, 胸前高耸披着青色披风一身青色劲装背着柄长剑 脚蹬一双黑色皮靴甚是英武却是华山女侠曹瑛, 一手华山剑法江湖上罕逢敌手。 「曹姐姐你和他们呕什么气啊,这帮打鱼的哪有时间洗澡?他们的副帮主是个女子不也身上尽是那味?」右边那个女子个头娇小一身粉衣长裙, 显得甚是文静手中拿着枝长笛,脚上穿着粉色软靴, 却是朱子柳的小女儿朱婷家传一阳指且吹得一手好笛, 可算是文武双全的才女。 「郭少侠,我们何时靠岸?很多兄弟都晕船受不了」曹瑛甚是豪爽上前问道。 「啊——这——」郭破虏见到曹瑛就是一阵脸红, 竟不敢看她低下头盯着她那双黑色的长靴。 而此时船舱中走出一个二十五六岁女子, 个头不高不矮一身黑衣肤色被晒得呈小麦色双眼甚大长的甚是丑陋, 脚上穿着双草鞋露着双大脚却是海蛟帮副帮主海珍珠。 「大姐,你说这姓郭的小子就是一伪君子是吧?看人家女人不敢看脸只敢看人家脚上穿的靴子, 这不变态吗?相比之下我老乌别的不爱就爱潜水 也不知大当家看上这小子啥?居然要给他用上神使的神血 他也配――――」继续往口中灌酒的那帮众一脸恨意盯着郭破虏低声道。 「闭嘴,老乌,你敢泄露此事不用我哥, 我就把你这死乌贼砍死扔海里看你还爱不爱潜水, 你自己也别整天盯着女人的脚上的靴子看啊」海珍珠瞪了老乌一眼道。 「是是是,大姐你的对,只是这帮蠢货要靠岸休息, 那里可是贾家村啊你知道那里其实早就――――」老乌说到这欲言又止。 「废话,我当然知道,我只是要保那郭小子的命, 其他人的死活我才不管他们一路上对我们诸多无礼, 倒省得我们动手了」海珍珠两眼一瞪眼珠子像是要鼓出来一样。 数条大船停靠在岸边,郭破虏与一众好汉上岸, 那里地图上标明有个靠岸的村庄名为贾家村村里多数人都逃难去了, 走到村口就感到周围极其荒凉杂草丛生村子里的房子也多破败不堪很多连房顶都塌了。 樵将军费了不少力气才找来村长,却见这村长六十多岁的样子骨瘦如柴, 身上披的衣服也是破烂不堪两腿只穿条破烂短裤还开着裆, 胯间那不文之物都若隐若现令朱婷羞得掩面不敢看, 曹瑛更是气得大骂: 「泥腿子快滚出去。 」郭破虏忙止住曹瑛的喝骂上前问道: 「老丈, 我们是过路的你们这村里很多房子没人住,我们就暂住一晚」说罢从怀中掏出十两银子交到村长手中。 村长交过银子却色眯眯看了看曹瑛耸起的胸口和脚上的黑色皮靴诡异的笑笑转身而去。 夜色中一双双红色的眼睛从村子附近的林中闪现着, 如野兽般的低吼声正慢慢对村子形成包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