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无忌自知自己是逃不掉的,突然,一群人从远处走来, 看上去像是一群女子都打扮成尼姑的模样。 来者并非别人,正是纪晓芙的师父灭绝师太和她的门人。 金华婆婆看到这场景,不禁心中一颤。 本来,以她的武功并不在灭绝师太之下,但灭绝师太有倚天宝剑在手, 这倚天剑和屠龙刀并称武林二宝其剑韧锋利无比、削铁如泥、剑气逼人, 上一次和她交手就输在兵器之上,这次再加上她有一帮子徒弟帮手, 自己自然敌不过金花婆婆很知趣,便要拉上阿离就走。 阿离见婆婆要走,便要拉上张无忌一起走, 无忌见她来拉自己自然跑开,朝谷中的小树林跑去, 阿离自然也追了上去。 阿离使用轻功,很快便追上张无忌,手掌一翻, 就抓住了张无忌的手腕 笑道: “我说你逃不了, 是不是?”这一下是出其不意张无忌没能让开, 脉门被扣又是半身酸软。 他着了这小姑娘的道儿,又羞又怒,又气又急, 飞右足向她腰间踢去。 阿离手指加劲,张无忌右足只踢出半尺,便抬不起来了。 他怒叫: “你放不放手?”阿离笑道: “我不放, 你有甚么法子?”说完便将张无忌拉住,压在自己的怀里。 张无忌觉得自己的头正靠在一块软绵绵的地方, 那自然是少女阿离的乳房他又闻见了少女淡淡的幽香, 不禁令他意乱情迷就像干脆跟着这少女走算了。 但他又一想到金花婆婆那险恶,不禁心中一惊, 勐地一抬头张口便往阿离的乳房上咬了一口。 阿离只觉乳房上一阵剧痛, 大叫一声: “啊唷!”松开双手, 张无忌忙向后跃连忙逃走。 阿离娇嫩的乳房被张无忌这一口咬得着实厉害, 痛得险些便要哭了出来。 金花婆婆这时赶到, 说道: “阿离, 既然他不愿跟你走咱们就先走一步了吧,大敌当前, 此地不可久留!”于是便带阿离走了。 等张无忌跑回去,没走近已经看见灭绝师太来到胡青牛坟前。 纪晓芙也在这里,只见她正跪在地上。 这十几年来,灭绝师太一直没有见过自己的爱徒, 也不知道纪晓芙发生了什么事于是纪晓芙便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师父。 灭绝师太听了,心里十分愤怒, 便说: “你可知道那杨逍正是害死你大师伯的凶手吗?你可知道那大魔头的下落?”纪晓芙点点头, 说道: “我知道但我不想再见到他了!”灭绝师太抬头向天, 恨恨不已 喃喃自语: “杨逍,杨逍--多年来我始终不知你的下落, 今日叫你落在我手中--”突然间转过身来 说道: “好, 你失身于他瞒骗师父,私养孩儿,这一切我全不计较了, 我差你去做一件事大功告成之后,你回来峨嵋, 我便将衣钵和倚天剑都传了于你立你为本派掌门的继承人。” 这几句话只听得众人大为惊愕,很是嫉妒。 纪晓芙道: “师父但有所命,弟子自当尽心竭力, 遵嘱奉行。 至于承受恩师衣钵真传,弟子自知德行有亏, 武功低微不敢存此妄想。 ”灭绝师太道: “你随我来。” 拉住纪晓芙手腕,翩然出了茅舍,直往谷左的山坡上奔去, 到了一处极空旷的所在这才停下。 张无忌远远望去,但见灭绝师太站立高处, 向四周眺望然后将纪晓芙拉到身边,轻轻在她耳旁说话, 这才知她要说的话隐秘之极不但生恐隔墙有耳, 给人偷听了去而且连两个徒儿也不许听到。 张无忌躲在茅屋之后,不敢现身,远远望见灭绝师太说了一会话, 纪晓芙低头沉思终于摇了摇头,神态极是坚决, 显是不肯遵奉师父之命。 只见灭绝师太手起掌落,击中她的顶门。 纪晓芙的身子晃也不晃,一歪便跌倒在地,扭曲了几下, 便即不动。 张无忌又是惊骇,又是悲痛,伏在屋后长草之中, 不敢动弹。 便在此时,杨不悔格格两声娇笑,扑在张无忌背上, 笑道: “捉到你啦捉到你啦!”原来她在田野间乱跑, 瞧见张无忌伏在草中还道是跟她捉迷藏玩耍, 扑过来捉他。 张无忌反手搂住她身子,一手掩住她嘴巴, 在她耳边低声道: “别作声别给恶人瞧见了。” 杨不悔见他面色惨白,满脸惊骇之色,登时吓了一跳。 灭绝师太从高坡上急步而下, 对大徒弟丁敏君道: “去将她的孽种刺死, 别留下祸根。” 丁敏君见师父用重手击毙纪晓芙,虽然暗自的欢喜, 但也忍不住骇怕听得师父吩咐,忙借了师妹贝锦仪的长剑, 提在手中来寻杨不悔。 张无忌抱着杨不悔,缩身长草之内,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丁敏君前前后后找了一遍,不见那小女孩的踪迹, 待要细细搜寻 灭绝师太已骂了起来: “没用的东西, 连个小孩儿也找不到。” 贝锦仪平时和纪晓芙颇为交好,眼见她惨死师父掌底, 又要搜杀她遗下的孤女心中不忍, 说道: “我见那孩子似乎逃出谷外去了。” 她知师父脾气急躁,若在谷外找寻不到,决不耐烦回头再找。 虽然这个小女孩孤零零的留在世上,也未必能活, 但总胜于亲眼见她被丁敏君一剑刺死。 灭绝师太道: “怎不早说?”狠狠白了她一眼, 当先追出谷去。 丁敏君和贝锦仪随后跟去。 杨不悔尚不知母亲已遭大祸,圆圆的大眼骨熘熘地转动, 露出询问的神色。 张无忌伏地听声,耳听得那三人越走越远, 跳起身来拉着杨不悔的手,奔向高坡。 杨不悔笑道: “无忌哥哥,恶人去了么?咱们再去那天那个地方玩, 好不好?”张无忌不答拉着她直奔到纪晓芙跟前。 杨不悔待到临近,才见母亲倒在地下,大吃一惊, 挣扎下地 大叫: “妈妈,妈妈!”扑在母亲身上。 张无忌一探纪晓芙的唿吸,气息微弱已极,但见她头盖骨已被灭绝师太这一掌震成了碎片, 便是胡青牛到来也必已难救性命。 纪晓芙微微睁眼,精神略振, 低声道: “我求--求你--送她到她爹爹那里--我不肯--不肯害她爹爹--”左手伸到自己胸口, 取出一个铁令牌挂在杨不悔脖子上,突然头一偏, 气绝而死。 杨不悔搂住母亲的尸身,只是大哭,直到哭得筋疲力尽, 沉沉睡去。 待得醒来,张无忌费尽唇舌,才骗得她相信妈妈已飞了上天, 要过很久很久才从天上下来跟她相会。 当下,张无忌胡乱的煮些饭菜,和杨不悔两人吃了, 疲倦万分横在榻上便睡。 次日醒来,收拾了两个小小包裹,带了胡青牛留给他的十几两银子, 领着杨不悔到她母亲坟前拜了几拜。 张无忌听说过杨不悔的爹叫杨逍,是明教的光明左使, 隐居在昆仑山坐忘峰。 于是,两个孩儿离蝴蝶谷而去,朝西域走去。 两人走了大半日,方出蝴蝶谷,杨不悔脚小步短, 已走不动了便找客栈歇息。 张无忌要了一间房子,便是要和杨不悔同睡一张床。 张无忌见杨不悔脸上仍流露出伤心的表情, 知道她还暂时没有从母亲去世的阴影中解脱出来 于是便想法安慰她 便对她说: “不悔妹妹, 我们来玩那天我们在小溪边玩的游戏好吗?”杨不悔一听无忌哥哥要和她玩那有趣的游戏 心里十分高心 便笑着说: “那好呀!”张无忌听到这话, 便开始吻着杨不悔的唇他伸出我的舌头舔了舔杨不悔, 只见杨不悔很享受的表情她张开了口迎合着无忌。 她的舌头很湿润、很软、很嫩,无忌舔着觉得很舒服。 张无忌的右手环在杨不悔的背后很温柔的爱着, 杨不悔的体温不断上升着他又闻到从她身上发出的淡淡体香。 无忌把右脚跨在她的两腿中间,感受好暖,也借此用膝盖去摩擦她的私处, 她害羞的用手遮掩自己的脸因为毕竟她还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 张无忌把她的上衣从裤子里拉了出来,触摸着杨不悔的腹部, 再往上摸到了她那两个尚未发育成熟的嫩乳她的奶头已经硬了, 因为手是凉的所以一摸她她颤抖了一下,可是她的奶头却更硬了, 可能是觉得分外舒服吧!张无忌不断地摸着杨不悔 但她小嘴紧闭着但不到一会,她再也忍不住, 开始了轻声呻吟: “啊--嗯--嗯嗯--”她的唿吸愈来愈急 无忌明白不悔的奶头也是她的敏感点之一 便故意问: “不悔妹妹, 喜不喜欢我摸你的小奶子呀?”不悔只是可爱的扭动 捶捶无忌的胸口一会儿,就停止了,大概是没有力气了吧。 他继续抚摸着,舔着嘴用自己的口水润滑舌头吻着她的颈部, 从杨不悔口中发出诱人的呻吟她羞的闭上眼紧闭着嘴。 这个时候无忌的一只手已在她的裤子外边摸着, 并看着杨不悔的表情不出声不悔慢慢的湿了, 湿到了她的外裤上甚至不用脱掉外裤就可以摸的出阴户的轮廓, 无忌逗她的说: “你好湿喔!”杨不悔低头不语 无忌剥开她上衣的扣子里边又是那件可爱的小肚兜, 里边正包裹着不悔的两座小小的凸起。 无忌又解开她的裤子,一把脱了下来,只剩下一个小小的亵裤隐藏着她的私处。 无忌将手伸进杨不悔的亵裤内,一手摸过她的小穴口, 在上边不停地抚摸着不到一会她的淫水就流的亵裤上到处都是, 亵裤现在根本遮不住她的私处了她的阴毛清楚的印在上面, 还有几根阴毛从内裤的外缘露了出来。 杨不悔马上用手遮住自己的私处,而无忌则不让她把手伸过去, 于是用身体把她的手压住然后用中指在她的小穴口摩擦着, 上上下下地动着她的淫水泛滥着,好多好多的淫水!无忌心里暗笑, 自己真棒可以把杨不悔弄的那么湿。 张无忌现在怀中抱着这个近乎赤裸的小美人, 心里十分得意 暗想着: 宋青书,你不是玩女孩不让我玩吗?可是我现在玩的女孩可比你玩得漂亮的多了!但他又同时意识到, 自己现在并不是真正在玩女孩因为宋青书玩女孩每次都要把他的肉棒插进女孩的小穴中, 而自己现在怎么也都硬不起来更何况插女孩的下穴, 想到这里他又不禁觉得十分苦恼,内心深处无明的怒火突然激怒了他, 他粗暴地将杨不悔压倒在床上强行扒去她的肚兜和亵裤, 一个赤裸裸的小美人便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他眼前。 杨不悔本来是很享受地躺在张无忌的怀中, 接受他对自己的各种爱抚但突然见他没有了温柔的动作, 转而粗鲁地对待自己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心里十分惊恐, 楚楚可怜地望着张无忌企盼着他对自己好一点。 张无忌看着杨不悔那令人怜爱的表情,心中也惊惶失措, 不知道该如何对待她。 两人对视着,无忌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欲火, 脱下自己的裤子掏出了自己那小得可怜的小鸟, 便横冲直撞地向不悔的小穴刺去但是由于缺乏必要的勃起, 所以任由他插了半天也没有能插进去,反而把杨不悔吓哭了, 因为她不知道她的无忌哥哥这是要干什么。 张无忌半天插不进去,再听到不悔哭哭啼啼的, 心情糟透了于是放弃了插不悔小穴的念头,转而伸出一对小魔爪, 一手抓住不悔的一个嫩乳便在手中肆意地把玩着, 其实无忌不仅仅是把玩那么简单而是在蹂躏, 只见他用手用全力捏揉着不悔尚未成熟的乳房 像是要把它们弄破似的他的嘴也没闲着,用牙齿去狂咬不悔的乳头, 又在她的乳房上乱啃着。 就这样,张无忌像野兽一般玩弄着杨不悔的一对嫩乳, 杨不悔从小受到她娘的呵护这几天又受到无忌的疼悉, 何时受到过如此的虐待更不敢相信的是这竟然是自己十分信赖的无忌哥哥做出来的。 她不断地挣扎着, 嘴里喊出稚嫩的声音: “无忌哥哥, 不要--不要这样--我--我痛痛死我了--”无忌看到未成年少女在自己的魔爪下受到如此虐待, 心中虽然感到莫明的兴奋但他从小受到的教育又告诉他, 不能这样做不能欺负这样一个小妹妹,何况自己还是那么的喜欢他, 怎么能自己不高兴就把气撒在她身上呢?想到这里 无忌便连忙放开不悔看她已经哭得眼睛都红肿乐、满脸泪花, 再看她的那一对娇嫩的小乳房已经被自己蹂躏的青一块紫一块, 还有些许抓痕更有一些牙印,乳头处还渗出了少许鲜血。 看到不悔被自己弄成这样,无忌的心里十分难受, 好端端的一个小美人怎么就被自己折腾成这样了。 于是,便俯下身去,轻吻着不悔脸上的泪痕, 并用手轻抚着被自己抓得惨目忍睹的乳房上 安慰不悔道: "“悔妹妹,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不要再哭了,你还疼吗?”杨不悔见无忌转而又对自己的态度转好, 哭泣声渐渐变小轻轻地点着头,意思是当然很痛了。 张无忌温柔地说: “不悔妹妹,今天我心情不太好才会这样的, 你能原谅我吗?”杨不悔本来就没有生无忌的气 现在无忌可以算是她唯一的亲人也是她现在最依赖的人, 她现在只是希望无忌个个能待自己好一些 于是便说: “无忌哥哥, 我没有生你的气只是你刚才那样子实在太可怕了, 你能不能待我温柔一些要不然会弄痛我的!”张无忌见她这么懂事听话, 真是十分惹人爱怜很想让她作自己的小媳妇, 整天和她呆在一起。 但转念一想,自己已经是临死之人,怎能在拖累于她, 再说了自己现在居无定所怎么安置不悔是个大问题, 而且自己还答应纪姑姑把不悔送到她爹那里怎么能食言呢?他觉得只有把不悔妹妹送到她爹那里才堆。 而在这一路上,可以利用这护花的好机会,好好玩一玩不悔妹妹, 以后自己可能再也没有机会玩这样漂亮的小妹妹了。 想到这里,他便再一次去吻不悔的双唇, 这一次要温柔的多也充满了浓浓的情意,吻得不悔娇喘吁吁。 他的一双手也在不悔赤裸的身体上轻抚着,尤其是那对饱受自己凌虐的嫩乳上更是细心抚摸, 沿着乳房、纤腰、小腹一直向下抚摸去直到不悔的私处。 杨不悔下身阴毛稀疏,嫩肉迭起,中间那道淡红色的肉缝抖个不停, 无忌用手一摸花房中少量阴水已出,觉洞口甚狭, 仅容一指纳入继而拔出,啧啧有声。 张无忌又俯下身去,含住不悔那鲜红的乳头, 不断吮吸不悔本是处子,那里受得如此刺激, 觉得浑身如火烧一般。 在无忌吸咂下,心魂迷煳,小腹一挺,小穴溢出大量阴水, 无忌又用手指一探甚觉湿润,此时不悔穴口稍微开阔, 勉强容得无忌二指进入。 张无忌见时候已至,便用那两根手指不断地在不悔的小穴中抽插, 和上次一样无忌尽量避免弄破不悔的处女膜, 他知道自己这辈子不可能带给不悔幸福所以就不要去破坏她的处女膜, 让她以后对自己的丈夫好交待。 就这样,张无忌用手指在不悔的小穴中抽插着, 直到她达到高潮流出大量的淫水,无忌才用嘴将不悔的小穴舔得干干净净, 将她的淫水喝了下去。 然后把她搂在怀里睡觉,一觉睡到天亮。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张无忌带着杨不悔朝西域一步步走去。 他们白天赶路,晚上就找客栈休息,没有客栈就在野外找间无人的破庙住下。 张无忌每晚自然也少不了将不悔扒光,在她赤裸的身体上玩一番, 而不悔也习惯了和无忌哥哥做这种好玩的游戏 这几乎成了她生活的一种乐趣。 但张无忌始终不能勃起,不悔也一直保持着她的处女之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