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时间已近傍晚,在机场咖啡厅, 看着面前这杯渐渐变冷的摩卡我用左手的三根指头的指尖磕击着台面, 那频率一如昨晚在S城酒吧里。 虽然音乐的节奏完全不一样。 酒还没有醒透,我摇一摇脖颈,抬头望向机场的大屏幕, 努力辨识着屏幕上的班机的信息。 手指仍旧不耐烦的敲击着台面。 面前的摩卡更像是台面的装饰。 毕竟,昨晚酒吧喝下去的酒水现在还在折磨我的肠胃和身体。 「还有十来分钟才到呢!」我小声嘀咕着, 思绪飘回昨晚的酒吧。 那邂逅好像梦幻般,那女孩就像风一样的出现, 然后谜一般的消失让我好奇心大增。 从来没有女孩子这样直接的跟我对着喝酒,而且酒量还非常好, 居然和我不相上下。 接着酒兴疯狂的性爱,没有任何芥蒂,绝对是100%的投入。 但是做完之后,反倒是她提裤子走人了, 就留我一个在酒店里。 更可恶的是该死的我怎么也记不起这个叫颜的女孩子的样貌, 只记得她身体的特征。 飘逸的长发,白皙紧致的皮肤,修长的脖颈, 看似柔弱的双肩尖挺结实的双乳,敏感的乳头, 粉红色的乳晕当时酥胸半露就已经让我欲罢不能了。 几近完美的腰线,细长的肚脐完美的诠释了女人的第四个孔的魅力。 小腹腰侧有一点点脂肪,在结实丰满的臀部的衬托下, 这点脂肪反而弥补的肉感的不足可以说是为性感身材锦上添花, 尤其是当我的手指抚上去的时候整个腰围的皮肤都因为敏感而颤栗, 毛孔收缩汗毛竖起,让人侵犯欲大增。 肚脐下不远就是浓密整齐的乌黑芳草,在白皙皮肤的衬托下是怎样的诱惑啊。 两条修长的大腿,光滑莹润的好像汉白玉一般, 在两条腿的交汇点又隐藏着怎样一个无比诱惑的神秘花园?小腿延伸着大腿的曲线, 一双玉足好似雕刻一般没有常穿高跟鞋而磨出的胼胝, 甚至没有一点点发黄的皮肤哦,上帝,你是用了多少精力造出这么一个妙人儿。 指甲上吐了透明的指甲油,只在指甲的尾端涂上白色, 看起来如此精致真想一口含进嘴里细细把玩。 记得在我分开双腿的一霎,大腿根部已经有泌出的爱液的涓涓细流, 而我当时才刚刚进攻完它主人的粉颈而已。 再抬头回到她的小鲍鱼,乌黑整齐的阴毛透露着年轻, 阴毛包覆下白里透粉的皮肤凝聚着少女的能量 轻轻用手指分开小阴唇那阴蒂晶莹剔透好似一粒珠玉一般从包皮下透出半个身子, 被爱液浸润过而现出朱润的光泽……想到这里 我不禁咂了咂舌又食指大动……可是见鬼的我就是记不得这个女孩子长什么样子了!闭目回想昨晚的旖旎而意淫不止的时候, 机场女播音员刻板的声音传了过来「迎接旅客的女士们先生们请注意, 我们非常抱歉的通知您由XXXX市XX机场飞来本机场的XXXX次航班 因为通信原因将延误一个小时 预计抵达时间19: 10分, 我们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感到非常抱歉。 谢谢!」「我靠!延误了一个小时!」我丝毫不掩饰眉间的怒气, 低声的咒骂着!坐直身子抻了个懒腰,抬头左右观望了一下。 上一班机抵达的乘客已经基本出了大厅, 剩下的三三两两的在门口抽烟等大巴。 其余稀稀拉拉的几个在找着自己要乘坐的机场大巴的出口。 大巴的售票员一脸疲惫,手托着下巴,眼神空洞的望着售票窗口前的地砖。 刚抵达的班机的乘客已经在准备取行李,大厅里的广播一直在念着这趟班机的班次。 有两个外国人在书店倚着自己的行李车,翻看着一本红色封面的书。 人最多的还是洗手间,女洗手间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队, 男洗手间则似乎没什么人。 忽然,我看到有一个神色很拘谨的的妹妹在公共卫生间门口那里徘徊了很久, 排在女洗手间队伍比较靠后的位置。 看样子应该是上一班飞机出来的乘客。 刚刚抵达的航班出来的人群陆续出来,在她旁边络绎不绝, 她则眉头紧蹙不时靠向墙壁,把墨镜的眼镜腿塞在嘴里轻轻的咬着。 应该是急着上厕所但是又排队靠后,憋得很辛苦。 她剪着清纯的妹妹头,戴一顶绣球冬帽, 帽子盖着耳朵与鬓角的短发一起垂下来的还有两粒小毛球, 常常的毛线拴着垂在胸前脖子上还围着红黑相间毛围巾, 与南方现在的时令气温很不搭上身一件呢料格子短大衣, 里面应该是一件高领衫手上一对毛线手套,上面各有一只维尼熊。 下身是黑色蕾丝边的短裙,提供保暖的是一条纯毛的厚连裤袜, 脚上一双雪地靴。 上衣的厚重完全隐藏了胸围,看起来应该比较小巧, 而连裤袜则彻底的暴露了腿的曲线很直很匀称的腿, 不粗也不细看着很舒服的哪一种。 应该是从北方下来的妹纸。 旁边立着一个小巧的红色拉杆皮箱。 整体来说非常清纯,而且气质不错挺好,虽然比较焦急但是不失稳重。 我一下子有了点坏坏的念头,「不是还有一个小时嘛, 何不拿她消遣一下?」我一边脑力激荡看怎样接近这个妹纸 没想到她一个突然的举动却让我禁不住笑逐颜开 原来这个妹妹已经憋不住了看到出机场的人流所剩无几, 而女洗手间门口的队伍也基本没有了(她在队尾, 而洗手间里面还有挺长的队伍)附近也没有什么人 便开始朝男洗手间里面瞄。 似乎在等最后的几个人出来。 天赐良机啊!我两口喝掉已经冷透的摩卡, 舌头挂了一圈牙齿消除冷咖啡的涩味。 然后嚼了两粒口香糖。 (至于作用么,等下大家就知道了)在杯子下面压了一张50元人民币, 起身走出了咖啡厅。 走到杂志铺位,拿了本香水杂志随便翻一翻。 眼睛还是留意着这个妹妹。 终于五分钟之后,妹妹带上口罩戴上墨镜, 拉起了短大衣的帽子盖住头拉起拉杆箱好像就义一样走进了那间男洗手间。 我放下杂志,不声不响的跟上去。 进入洗手间的时间刚刚好,趁着妹妹刚刚走进洗手间隔间的机会, 我用刚刚嚼完的口香糖填住了锁扣的槽位。 妹妹这时刚刚整理好拉杆箱,在马桶座圈上面铺纸巾呢。 随后听到隔间里面悉悉索索的声音,我知道妹妹已经脱掉裤袜要开始放水了!一把推开隔间的门, 另一只手直接按在妹纸带着口罩的嘴上。 透过茶色的墨镜看到妹纸眼里满是惊恐,但是唔了半天却发不出声。 我轻轻翘掉锁扣里面的口香糖,一只手关了门, 拴上左手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看着妹纸撒尿腾上来的水汽, 坏坏的笑着还注意到妹妹那绣着维尼熊的小内裤。 妹纸吃了这一吓,已经彻底尿失禁了,几乎瘫坐在马桶上, 最后的残尿顺着大腿根流下来濡湿了马桶座圈的纸巾。 我跟妹纸注视了一下,先板起脸,做了一个不许喊的动作, 看着她惊恐的点了点头。 可是无辜的眼神是要怎样挑起哥的侵犯欲望啊!然后带着坏笑哥毫不客气的从她右手抽出准备的纸巾, 把她拎起来帮她擦干了她的小阴户。 擦得时候轻轻地揉了揉她的胀鼓鼓的阴户, 丢掉纸巾指尖在她的肉缝上长长的轻轻地刮了一下, 然后当着她的面把指头放在鼻子下面嗅了一下 做了个陶醉的表情。 妹纸的脸立刻红了起来。 随后我摘掉妹纸的墨镜和口罩,把自己的唇贴了上去。 开始妹纸还比较抗拒,但是禁不住我上下齐手, 一手抓胸一手撩妹纸很快妹纸的牙关就打开了, 并开始享受这舌吻以至于两张嘴分开的时候还扯起了口水线。 接着我就把那根撩拨她阴户的手指放在她的鼻尖下面, 本想用这个侮辱性的动作调戏妹纸增加快感哪里知道妹纸会错了意, 张嘴把手指含了进去!这可出乎我的意料 我马上就兴奋了阴茎在裤子里立刻热了起来, 等到从妹纸口里抽出挂着口水线的食指妹纸脸颊飞起羞赧的红晕。 此时的我岂能客气,身体就像突然被打开了开关, 立刻把妹纸拥在怀里炽烈的把唇贴了上去。 干柴烈火!如暴风骤雨般的激吻后, 她身上的衣服也已经七零八落一根文胸肩带已经褪到了手臂, 小小的酥胸粉嫩而尖挺。 此时我的唇已经印满她的脸颊耳朵耳背脖颈和前胸, 以至于她脸上都能看到我的口水相应的她的吻也毫不逊色, 甚至在我的颈侧印上了一个吻痕。 (当然是事后才发现了,这个坏浪蹄子)我把她抱起来自己坐在马桶上, 把她放在自己腿上好好的品尝她的蓓蕾。 她则两手抱着我的头,大口的喘着气,喉咙里压抑着的叫声好像一只小母豹子。 不一会她的小手就摸索着解开我皮带,把我的小兄弟解放出来, 带着惊讶的眼神一口含了上去!我在享受她的口交的同时, 不停地抚摸她的肩膀揉捏她的小胸脯。 一只手撩拨着她的馒头小阴户。 没想到这个妹纸装扮清纯,喉功不差啊,我只觉得自己的龟头每一下都顶到了尽头, 马眼被好像有搓衣板一般的肉壁刮刷着说不出的舒爽。 这样口了一会,妹纸就起身站起来,一手扶着我的阳具, 分开双腿就要向下坐刚坐下去一点,眉头就蹙了起来, 只见她牙齿咬住下唇屁股勐地向下一沉,我的阳具就进去一大半了, 妹纸自己则张大嘴倒吸冷气。 我微微一笑心想: 「才刚开始呢!」扶住妹妹的胯骨向下一压, 全根没入。 那叫一个爽字了得!阴道很紧,但是感觉好像不浅, 因为明明阴茎已经顶不进去了却感觉不到花心。 就这样抱着她就在腿上起起伏伏。 妹纸一边揉搓自己的小胸脯一般咬住下唇, 压抑着不出声但是那种压抑的嗯嘤更能挑起人的征服欲, 我也不客气的加快了抽插的力度逐渐我就觉得已经顶到尽头了, 不是没有顶到花心而是花心已经顶的打开了, 加上阴门收紧 我不禁暗喜: 「玉蚌含珠!」啊!居然碰到一个名器!抽插了几十下, 我就觉得腿上的妹子腰骨越来越软整个人的上身在我身上摆来摆去, 就两手叉稳她的腰完全由我控制起伏这样坚持了十几分钟, 妹子的喉咙终于忍不住打开了。 「嗯……嗯……快……快……要来了!」自始至终我都没有出一声, 听到这样也只是加快了速度,忽然感觉妹纸一下子不喘粗气开始倒抽凉气, 身体也跟着僵硬紧跟着我就感到她的阴精喷射出来了, 正巧我的阴茎正抽出再顶入她的阴精就刚好打在我的马眼上, 热乎乎的一股水流别提有多爽,自己也精关一松, 一泄如注。 更神奇的是妹纸本来已经松垮下来,被我的精液一烫, 又好像打了鸡血一般身子挺得直直的头仰的高高的, 任由我去吻她已经濡汗的粉颈绷紧的身体这样硬了很久。 然后才无力的瘫倒在我身上。 我忽然油生出一种愧疚的感觉,有史以来第一次爱怜的抚摸她的短发, 扶正她的帽子稍事休息后,我从马桶上起身, 把裤袜还褪在小腿的妹纸抱起来放在马桶盖上 轻轻拍拍她的脸蛋「穿衣服了,要着凉了!」妹子脸红红的应了一声。 这也是我当时跟她说的唯一一句话。 她眼神迷离的从拉杆箱侧面摸出一只签字笔, 摸索着扯过我衬衣袖口写下一排数字,和一个茜字, 后面还不忘画一个吐舌头做鬼脸的小表情。 然后慵懒的靠在马桶水箱上,完全忘了自己半裸着在男厕里面。 本来我非常介意别人在我衣服等等上面做记号, 按以前的脾气我一早发火丢了这件衬衣了,但当时的我不知道为什么, 看了看那些字然后轻轻的挽起袖口,把它盖在了西装的袖口里面。 这时机场广播通知我要接的航班到了,理了理衣服, 推门出去看了一下然后洗手整理衣服,帮妹子望风。 妹纸出来仍然戴着口罩墨镜,全身包得严严实实, 看不到表情但是出机场的一路,头都没有回向我的方向。 看着她的背影离开,我忙走到接人的出口, 阿健穿着T恤短裤人字拖背个运动包,哪里像刚下飞机来公干的, 干脆就是去海边沙滩度假回来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