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着讲台下方那位睡到不省人事的仁兄叹了一口气。

    我翻开了教师讲义,在钟响前打算再复习一次备课内容。

    这对我来说并不容易,研究所毕业後只花了两年就拿到正式教师职位,这比很多人都来的

    幸运。我很庆幸地接下这个工作,然後面对着仍然是屁孩的高中生。

    我只能说老师这种工作真的没有表面上的威风,有点没日没夜的。

    操心东操心西的,迟早把自己累死。

    还得担心自己慢慢变成黄脸婆,看着镜子的自己开始凋零,有种说不出的心酸。

    男同事不是结婚就是看不上眼,而且办公室恋情对我毫无吸引力可言。

    虽然不是接触不到异性﹐但是都是不想吃或是不能吃的感觉奇差无比。

    女人还是需要一些异性刺激来当作自己的化妆品才是。

    钟响後我阖上讲义站了起来,这年头已经没有起立敬礼坐下,这样也好。

    我开了口,开始上课,我前面那位仁兄还是继续睡他的大头觉,FINE。

    「苏湘宇同学,上课了。」我走到他旁边,看着这个这学期被我叫过不知道多少次的男孩

    他睡眼惺忪地看了我一眼,然後继续倒头就睡,於是我就捏了他的耳朵。

    「啊痛痛痛痛痛痛。」他挣紮着摆脱我的手,大声呼叫。

    「下课到办公室。」我在他耳边说。

    -

    我看着这位办公室常客,规规矩矩地坐在我前面。其实他并没有很讨人厌,就是喜欢在上

    课睡觉,其他老师也是拿他没办法。

    我看着他,其实他相貌端正,浓眉大眼的,如果我跟他同年龄我一定会说他很帅。

    「上课睡觉不是一个好习惯。」

    「老师对不起。」

    「我觉得我应该通知你家长...」我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

    「老师我知道错了,我愿意接受惩罚。」

    「呃...」老实说我很意外他就这样很坦诚的承认错误,反倒让我有点语塞,本来想念

    他个几分钟的。

    「老师,下次不会了。」

    「好,你去上课吧。」我挥手叫他离去,然後用手摸了他的头,他转身对着我眨眼笑了。

    我这才发现他眼里的狡诈。

    「该死,被骗了。」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下堂课看见他的时候,已经过了一个礼拜,他礼拜五没有来上学,让我有点担心。

    我找到他的手机,要他记得跟教官请假,而他也没有回覆。

    当我看见他的时候我其实还满恼怒的,而他也只是笑笑。

    身为班导的我虽然是第一次带班,但好歹我也有该有的脾气。

    我叫他起立,而却看到他膝盖上大腿的瘀青。

    我有些疑惑,念了他几句就叫他坐下。

    下课时我把他叫到了办公室,我看着他的瘀青,他却躲着不让我碰。

    「怎麽了?」

    「没事。」他摇摇头。

    「走,我带你到保健室。」我拉着他的手,就算他百般的不愿意。

    我看着校医拉下他运动裤的时候我也忘了不好意思,因为我满脑子都是担心。

    而他怯生生地看着我,我这才发现我的尴尬。

    但是不得不说其实16岁的男生已经像个大人一样了。

    擦完了药,我将他带回办公室,他却微微脸红。

    搞甚麽啊!应该是我脸红才对吧。

    我很严正地问着他是不是跑去打架学坏了,而他只是摇摇头。

    「老师这年头已经没有人会用学坏了这词汇。」他有意无意地笑着我的年纪。

    但他忘记年纪永远是女人的罩门,特别是面对比自己还要小的男人,所以我用力的捏他耳

    朵,转啊转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师还是很美啦。」他很快就求饶了。

    「这还差不多。」我果然是好哄的女人。

    「我自己跌倒好吗。」

    「下次小心一点,好吗?记得老师传的讯息要回,不然我会担心。」

    「好。」他傻笑着。

    「快回去上课吧。」

    「有甚麽事情记得跟我说。」

    -

    这天放学时间正下着大雨。

    下雨天是一个麻烦的事情。

    我开着老爸留给我的车子困在车阵中,没办法,下雨天塞个几十分钟是基本。

    我走走停停的在学校附近,我看到苏湘宇一个人在人行道跑着。

    我摇下了车窗,对着窗外大喊他的名字。

    他看见了我,有点疑惑,而我叫着他上车。

    反正今晚工作量较少,想说就把他送回家好了。

    「老师,你会开车?」他一脸惊恐。

    「拜托我拿的是手排驾照。」这我可骄傲的呢。

    「我刚刚看到有台车打左转灯然後往右转,原来就是你开的。」

    「...」

    「我想下车。」他这样讲完就被我用力的捏了耳朵。

    「你家在哪?」我不想理他,虽然我刚刚的确打左转灯往右转。

    「送我到麦当劳吧。」

    「你肚子饿?」

    「工作。」他摇摇头,打开了书包,然後我看见里面的名牌。

    「你才几岁?」

    「十六又四分之一岁。」

    「我的意思是为甚麽你要工作。」

    他沈默着,不想说话。

    「找个一天,我们好好聊聊。」我说。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我坐在咖啡厅,看着眼前的男孩,换下制服的他反而有种成熟的感觉。

    我忘了多久没有和男人来咖啡厅了,大概是明末清初的年代吧我想。

    「你家里有谁?」

    「爸。」

    「你爸在做啥?」

    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然後没有说话,只是搅拌着咖啡。

    「妈呢?」

    这次他耸了肩,看来是个有些残破的家庭。

    我们两人都沈默着,我正想着该怎麽收尾。

    我的家庭美满,我无法去感同身受他的感觉,但是我有着很重很重的难过。

    小小年纪,就背负了整个家庭的压力,虽然外表已经是个大人,但是他也就十六岁而已。

    我不敢去想他腿上的那些瘀青哪里来的,我很害怕我知道之後会义愤填膺。

    我开着车载他回家,一路上他不发一语。

    「右转。」他唯一说的话。

    送他到家门口的时候,我给了他大大的拥抱。

    辛苦了,男孩,我在内心这样说着。

    他的眼泪不争气地落在我的头发上,而我只是轻轻抚摸着他的背。

    他将头往下,看着我,而我还在思索我多久没有跟男人拥抱了。

    这时候他轻轻的吻了我,像是羽毛般轻柔的贴上我的嘴唇。

    我脑袋很空白,於是我甚麽动作都没有做,像是当机一样。

    我没有反抗,即使我知道我是该反抗或是甚麽的。

    我不敢去想我有没有乐在其中,但我很诚实地说我闭上了眼睛。

    直到他上楼後我才发现我做了甚麽。

    天杀的,我跟我的学生接了吻。

    -

    我必须说隔天上课的时候我的眼神完全不敢瞄向他,虽然我没做甚麽亏心事就是了。

    我必须说我整个礼拜都在想那个吻,完全不是负面的感觉而是一种想再一次的眷恋。

    我病了,即使他在那个吻之後甚麽表示也没有。

    也许是他的一时兴起,或是一种温柔的回馈,或是。

    谁知道,我不想要去想。

    虽然这样说,每次踏进班级里面的时候我还是有点忐忑不安。

    我的眼神也不敢和他对焦。

    一直到那天我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显示他传讯息给我後我非常迅速地打开。

    「生气?」他说。

    「没。」老实说我没有。

    「接我好吗?」

    「?」

    「我爸回来了。」

    「好。」我迅速地拿起了车钥匙,打开了房门。

    我发动了车子,然後踩下油门。

    他的语气听起来有点无奈,而我想都没想的就这样答应了。

    我来到麦当劳,他已经换下制服,穿上了便服。

    我看着他疲倦的神情,满满的心疼。

    我问着他要回家吗?而他只是摇摇头。

    我开着车,思索着要不要带着他回家。

    虽然听起来有些暧昧,但我其实没有太多的想法,才怪。

    我将车子开往我住处。

    当初选择住在这里而不是学校附近其实我只是单纯觉得住得愈近好像就愈容易

    迟到,特别是老师这种不能迟到的职业,迟到就糟糕了。

    我带着他进房间,告诉他可以去洗个澡,虽然那时候我忘记他没有换洗衣物这件事情。

    所以当他围着浴巾走了出来的时候我在客厅看着电视哈哈大笑,然後看到他的瞬间呆滞。

    「衣服...」他的浴巾就这样掉了下来。

    「啊...」我又无语了。

    我将他的书包丢给了他,里面应该有衣服吧我想,而这期间我是闭着眼做这些动作,所以

    我很不小心的跌在他身上,然後这下子真.的.尴.尬.了。

    「摁...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他还有心情这样说。

    「闭嘴!」我用手遮住眼睛,试图不要看见我跨坐在他身上的时时,虽然我感觉到了。

    「老师。」

    「干嘛啦!」

    「谢谢你。」

    他将我抱住,这次我没有空白了,但是我还是没有反抗。

    给我一个,反抗的理由。

    好吧,他裸体算是一个。

    他又轻轻的吻上了我,而我的手很自然放在他的腰上。

    他往我的耳朵吹气,然後我不小心发出了呻吟。

    慢慢的,我们的舌头交缠着,发出了激烈的声响。

    他缓慢的脱着我的衣服,可以感觉到他确实是有些经验的,死小孩。

    我的内衣扣子被简单地解开,上衣也被脱下。

    呼吸声渐渐急促,而我们的唇紧紧交叠着。

    「琳妤,我喜欢你很久了。」他在我耳边细语,而我渐渐不受控制。

    在他进入我身体前,我有犹豫了三秒。

    然後他再度吻上我之後我就沦陷了。

    我发了疯似的抱住他,亲吻着他的脖子,看着他进出我的身体,汗水洒落在我的身上。

    我的确是打从心里喜欢这男孩的,不然我不会冒着风险做出这样禁忌的事情。

    这是一被发现就会犯法,毁灭自我前程的举动,不是开玩笑的。

    但是我却很享受他的身体,让我满足得无法自拔。

    就在我高潮的同时他也射入我的体内,我瘫软的趴在床上,大口的喘气着。

    「你很坏,不可以乱射在女生里面。」我对着他说。

    「和未成年学生做爱,这是不是很严重。」他躺下,抱住我。

    「是。」

    「谢谢你,琳妤。」他说完之後在我的额头上吻了一口,而我很满足地躺在他怀里。

    那是一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感觉。

    站在断崖旁的幸福感。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我是不害怕他会将这些事情说出去,他知道严重性。

    我害怕的是我将会对这个男孩愈来愈依赖。

    而我知道依赖一个人的感觉其实很容易有严重的得失心。

    在他下班後偶尔会到我那边睡,之後隔天再一起上学。

    当然是分开进去学校,不然被抓包就死定了。

    他比同年龄的男孩成熟很多,可能是家里的情况造成的。

    和很多家庭悲剧类似,父亲赌博酗酒,母亲看不下去逃跑。

    阿公阿嬷抚养长大,父亲会回家讨钱,讨钱不成就开始砸东砸西打他。

    我看着他身上的旧伤新伤,看着这孩子背负着沈重的负担,内心很煎熬。

    到底要多勇敢,才能在这样的环境下不走偏差路,而是选择自立自强?

    我就这样陪伴着他。

    试图以一个母亲,姊姊,家人的身份陪伴着他。

    但是我们是会做爱的。

    在空无一人的校园教室,有的。

    在许多人在跑步的操场,有的。

    在打扫乾净的无人厕所,有的。

    这给了我很大很大的刺激感,却又同时有着强烈的愧疚感。

    好像对於这份职业的不尊重,却无法停止这些刺激的举动。

    每次在我高潮数次之後我总会拥抱着他,亲吻着他的唇。

    是一种疼惜,一种爱怜。

    -

    那天收到通知,校长直接留下讯息要见我。

    在我进入校长室之前,身旁的学务主任和主任教官露出一种诡异的表情。

    校长示意我坐下,然後打开了电视播起了影片。

    不用说,我也知道那监视器画面上出现的会是谁。

    「两条路。」校长关上了电视,对着我说。

    「是。」

    「他走,你走。」

    「知道了。」

    「没事了。」

    我起身离开,就这样返家。

    这天我很沈默,而湘宇看到我的沈默有点惊讶,因为我习惯是回去之後开始大骂哪些老师

    倚老卖老一副嘴脸在那靠邀,但是今天晚上我很沈默的。

    「怎麽了?」他看着我,眼神无辜。

    「校长知道了。」我无力的吐出这些话,然後转过头。

    他也沈默着,而我也不知道该怎麽办。

    在上床睡觉的时候他依然抱着我,而我只是朝向另一边哭着。

    不知道我是为了未来而哭,还是即将失去他而哭。

    他拍拍我的背,紧紧的抱着我。

    我转过身,用尽全力的吻着他。

    男孩,我们还是注定分离,是吧?

    -

    我没有说话,校长室的办公桌上多了一分我的辞呈。

    「为人师表,你好自为之。」他盖了章,鄙夷的看着我。

    「谢谢。」我点了头示意。

    我没有和湘宇说,因为我不知道从何说起。

    为了一个男孩,辞了职,然後前途渺茫,这种巨大的压力不适合他来背负。

    也许他生命中即将再度消失一个重要的人,而我又何尝不是。

    到离开前我也没有确定我对於他的想法,

    我究竟是把他当作亲人,还是情人看待,我也不知道。

    他的一举一动让我悸动,他的所有让我想全部占有。

    我不明白这是爱还是怜悯。

    而我总觉得如果这是怜悯那我未免也赌了太多太多。

    就在我踏出玄关准备去牵车之前,我回头看了一眼这座我眷恋的校园,

    准确地说,是我眷恋的人所在的校园。

    而我看见了湘宇快步地走向了玄关,看来纸果然包不住火。

    「要走了?」他说。

    「摁。」

    「对不起。」

    「不要道歉,我们都没有错。」我看着他,我很想给他一个拥抱。

    「琳妤,你爱我吗?」他问出了这个问题,我一直困惑已久的问题。

    「我不知道。」

    他点了点头,露出了微笑。

    「快回去上课吧。」我对着他说,狠下心转头就走。

    我不想,让他看见我的眼泪。

    -

    我在昨天就将房间的东西收拾乾净,衣服床单那些的都打包完成。

    就在我再次检查有没有遗漏的时候,我开启了抽屉,看见了我给湘宇的备份钥匙。

    而钥匙底下放了我们唯一的合照。

    我翻开背面,淡淡的笔迹,上面写着两个字。

    「等我。」

    任由眼泪在照片上滴答滴答,泪水的溃堤比我想像中的迅速。

    我泣不成声,内心的酸意疯狂的涌上。

    我拿出了手机,按下了讯息,接着打上我不後悔的一个字。

    「好。」